若遇见晴天,存一瓶暖阳,伴余下时光。

【枫安/磊凯衍生】初见 03

【无配图 :-D】

  • 借脸/名字写故事,高度OOC,人物私设重,剧情俗套,泼天狗血

  • 无基础,无文笔,(暂)无大纲,有bug

  • 坑的可能性高达99.9%,小数点后9加循环点



P.S. 毫无进展。周末会重新修一修。啊,还要尽量攒出个大纲,懒癌星人就想用脑子,奈何脑子不够用【二哈. jpg】。


03


夏常安静静眨着眼睛,默不作声。

 

胡亦枫卡在车门与主驾驶位之间,视线顺着那人的侧脸游移到他握着方向盘的手,腕骨突出,指关节都泛白了。这种因力道加深显现出的肤色变化,给了胡亦枫一种真实感,沉默不语的人确确实实存在,近在眼前。

“怎么,又变成‘小哑巴’了?”

那人喉结一动,呼出一口气,淡淡说道:“抱歉,您大概认错人了。”

“我认错?!我是认不出了!”话音刚落,胡亦枫又快又狠地一把抓住那人的手腕,把人往车外拉,力道之大,直接把人拽出大半个身子。

夏常安没顾上挣扎,就被拖拽出车外,动作间左眼眉尾磕在了车门上,疼得他急眨了下眼,暗暗咬了后槽牙。

胡亦枫把车门“砰”的一甩,声响在空旷的山下被放大。

胡峥刚跟在他后面开车下山,此时忙近前递伞。

胡亦枫把人甩在自己对面,一手死死攥着他的手腕,一手接了伞撑开。伞盖几乎全遮挡在对面人的头顶。

 

雨早就越下越大,打在墓园外的树林里,雨点儿刷过泛黄变红的叶子,发出清透的声响,打破两人间令人窒息的默默无声。

雨水顺着伞骨滴下,落在胡亦枫的头顶,打湿他的头发,模糊他的视线。他打量着那人,看他眼观鼻鼻观心的淡漠神态,看他褪去婴儿肥的清癯脸庞,看他又长高些的挺拔身量,一切都熟悉又陌生。半晌,他拉着那人的手腕,把人拽近胸前,紧紧抱住,嵌在怀里。好像如若力道稍减,那人就会化成一缕风、一束光,从自己的怀抱里溜走,再也不见。他侧头俯在那人耳边,轻轻说:“太久不见,我很想你。”

无论你是邬童,还是夏常安。只要你在。

心头所有的疑虑与怒意,都敌不过此刻,你在我身边。

 

夏常安被箍进怀抱的一瞬间,心脏猝然一跳,听见胡亦枫话音渐落,他闭了闭眼。胡亦枫的语气大概是给了他自己某些错觉,那种透出些许心疼、无奈与妥协的语气。

片刻沉默,他狠推胡亦枫的腰侧,慌忙退后,使劲挣离。

刚刚还遮风挡雨的黑伞随他的动作从胡亦枫掌中挣出。

他捂嘴轻咳了一声,深吸了口气,说“都跟到这儿了,您要为了说这话,那谢谢您,我收到了。”

“你……”

“您也说了太久不见,很抱歉,过去……我记不大清了。有些人有些事,您不必放在心上,浪费时间。”

话里话外的意思全是否定与拒绝,胡亦枫听得明白,他扯了一边嘴角,轻笑道:“我是为了说那句话。”

夏常安蹙眉,暗自咬了咬牙。

“现在,也为了明明白白告诉你:浪不浪费时间不是你说了算;你记不清的事儿,我不介意帮忙,让你想起来。”胡亦枫挑起一侧眉,任由发尖的雨水掠过睫毛,砸在脸颊上。

夏常安心底生出一股慌意,不自觉向后退了半步,伸手去摸车门把手。这个人,自己无力招架,自始至终。

 

胡亦枫动作迅疾,抬了胳膊就拦下他的手,把他冰冰凉的手握在掌心,拉着他走近黑色辉腾,开了车门,把人从主驾驶位推进去。

夏常安跌进副驾驶,打了个哆嗦。大概雨太冷了。

胡亦枫锁了车门,倾身拉出夏常安一侧的安全带扣好。通知胡峥找人把夏常安的车还回丽景酒店。

 

一路上,夏常安尽量把身体往车门一边倚靠,将自己夹在车门与靠背间,迫使自己看看车外的景色。可疾行的车速怎么能让他如意呢。窗外的一切一闪而过,像电影里快速闪回的镜头。他有些累,昨晚没睡多久,今早伴着雨声就睁开眼,旁边的再次出现,猝不及防。他闭了眼,把头磕在车窗上。雨滴在车窗上划出一道道斜斜长长的水痕,窗玻璃散出寒气,冰着他,让他清醒些,别慌。

两人不发一语,耳朵里充斥的声音只有汽车驶过地面带出的水声。

胡亦枫看他缩作一团,微微皱着眉,唇上没什么血色,开了车内空调。

“我就那么让你膈应?”他说着,右手拉过夏常安紧攥在一起的手,单手开车。

夏常安不得不顺势坐起,眼睛盯着自己的膝盖,那里因刚刚跪在草地里洇出两个圆圆的水印。等下得让平苹去送洗。

 

车子一路驶到南郊枫丹山的一处半山别墅。这房子胡亦枫两年前就买了,室内设计装修布置颇费了些时日,S市是国内娱乐圈发展的一片热土,夏常安在这儿的工作不会少。

 

车停进车库,胡亦枫熄火下车,绕到另一边去给夏常安开车门。那人绞着手指,不动作。胡亦枫沉沉地喘了口气,弯腰给人开了安全带,拽人下车。夏常安死命的推他的手,急得眼睛乱眨,唇齿发颤。这动作,或者说态度,一下就激怒了胡亦枫,从山上叫人不应到现在死活不下车,夏常安所有的行为态度点燃了他全部的不悦情绪,刚刚还是箭在弦上,蓄势待发,现下,怒意铸的弓已经拉满,箭飞出去了。

“你下车!”胡亦枫低吼,攥着夏常安手腕就把人往外拽。这下,夏常安的右手手腕也泛红一圈儿。

那人脚落了地,他关上车门就把人打横抱起。按了直升到二楼的电梯钮,走进电梯。他顾不上夏常安的挣扎,就想着这人这么多年怎么就没点儿长进,这斤称还不如当初,自己原来费尽心思给他养出的那点儿肉都被他搞到哪儿去了?

“你放我下来!”夏常安气急败坏,在胡亦枫怀里不老实的蹬腿,胳膊猛地抬起,发狠朝胡亦枫的喉结打去。

胡亦枫比他动作更快,头朝后仰躲过攻击,抱人的双臂箍得更紧,低头盯着怀里目光闪烁不定,咬着唇的人,戏谑道:“你那三招两式省省吧。学术不精还想偷袭老师了?”

夏常安无语,偏头斜斜瞪着胡亦枫,像是要把人身上盯出个洞,看看他到心里到底想干嘛。

 

穿过一小段走廊,胡亦枫把人抱进主卧,放在床上,给他脱了鞋,动作生硬,不怎么温柔。他侧身坐在床上,一手覆在那人细长的脖颈上,摩挲他细嫩的皮肤,一手灵活地解着自己的衬衫扣子,蜜色的胸肌点点显露,结实饱满,直直看着那人随着自己动作变得越来越惊恐无措的慌张神态。

墨蓝色真丝床品泛着莹莹光华,衬得夏常安那张眉目如画的美貌脸庞愈加苍白无色。

 

“别想着跑了,你出不了这房子的。”说完,胡亦枫走进浴室。

 

夏常安起身下床,赤脚走到窗边,毫无兴致去欣赏窗外入秋后油画般的山色,他深呼吸强迫自己定下神,从口袋里掏出手机,打给平苹,三声忙音就听得他发慌。

“喂,常安哥,刚刚……”

“平苹,有些事还要处理,你告诉傅哥一声,大概得晚几天回B城,先……”

“常安哥……刚刚傅哥说你明后天得先留S市拍个广告。”

“广告?……”

还没说完,胡亦枫穿着浴袍,趿着拖鞋,踏过柔软的羊毛地毯,无声无息走进夏常安,从他身后一把搂过他的腰。

胡亦枫温热的气息拂在夏常安的颈间耳后,令夏常安的背在瞬间僵直后轻微的发抖,好在罩在素黑的外套下,不至于太明显。

“我知道了,平苹,先这样吧。”说着他迅速挂了电话。

没等他转过身,胡亦枫顺势把他横抱起来,扔进浴缸里。






评论
热度(20)
  1. 磊凯主页皓瞳 转载了此文字
©皓瞳
Powered by LOFTER